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每当接受采访,被问及与获奖相关的话题(不论在国内还是海外,不知何故常常问到这个),我总是回答说:“最重要的是有好的读者。不管是什么样的文学奖、勋章或者善意的书评,都比不上自掏腰包买我的书的读者更有实质意义。”同样的回答说了一遍又一遍,连自己都觉得腻烦了,却几乎没有人真心相信我这番说辞……

……当一个读者付出一千几百日元,甚至几千日元买一本书时,他绝不可能有别的用心,(大概)只有一个坦率的想法:“我要读这本书!”或者说只是抱着一腔期待。这样的读者让我发自内心地感到珍贵……

……流芳百世的是作品,而不是奖项。还记得两年前的芥川奖获奖作品的人,还记得三年前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人,世上只怕不会太多。你自己记不记得?……文学奖虽然能让特定的作品风光一时,却不能为它注入生命……

※……意为此处省略了一部分句子。

摘自《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第三章 关于文学奖

村上春树 著,施小炜 译


加粗那段:也有可能是工作需要啦……捂脸。

评论
热度(8)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