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D:yanxinglinlin

读书笔记 |《人类简史》尤瓦尔·赫拉利③

2018年2月20日,20:00

晚上好,童童。

《人类简史》,读这本书的第三天。

 

赫拉利说,天主教徒和新教徒都信上帝,都是基督教。

区别在于,新教徒认为上帝被钉在十字架上,已经赎清了全人类的罪。天主教徒认为仅仅这样还不够,人们自身也要付出,坚持做礼拜、行善事。

于是新教徒生气了:天主教徒这样宣扬,是藐视上帝的全能,当成上帝没能替人类赎完全部的罪,还需要人来插一手。

我觉得新教徒就是想偷懒,上帝把罪都赎完了,那人类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吗?(也可能是书里介绍比较简略,说得不全)心里隐隐站在天主教徒这边。

没想到紧接着就看到,提倡行善事的天主教徒发起了一场大屠杀,24小时内有成千上万新教徒被杀害。

不知道挥起屠刀时,善良的天主教徒们心里在想些什么。

屠戮观念不同的同胞,也算是善行的一种吗?

 

我们此刻生活的现实,看似命中注定的坚实地面,脚下踩着的地基竟纯粹是种种巧合构造的偶然。

当初搭建这精巧楼阁时抽走一根事实的浮木,整座楼台都会在时间洪流中轰然崩塌,变成完全不同的一副样子。

何等的……令人毛骨悚然。

历史稍微变化一个偶然的方向,也许今天我们就还是凿木取火的野蛮人。

或者动物园里关着的是我们,在栅栏外围观我们,嘻嘻哈哈丢进来一串香蕉的,可能是头基因突变的老虎。

又或许历史轻微的一个拐角,古罗马帝国没有选择基督教,而是坚定地投向多神论的怀抱。

今天的我们就不会有“Oh,my God!”,而是“Oh,my Jupiter!”

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背负着所谓的天命。根本就没有“天”这个统一而混沌的意志。

历史的选择项太多了,可我们也没法做实验,一一设置对照组。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是有XX教的世界更好,还是没有XX教的世界更好。没有这样一个开关在手里,可以随心所欲观察人类在不同历史线路培养基里受到的影响。

留给我们的,只有无止尽的猜想。

 

纳粹的“演化人文主义”……是想以人类之身,来接棒自然进化的那只无形推手。

他的学说认为,人类应当让优等人种获得最大权益,优者更优,然后筛选掉那些低劣的人种。不这样做,人类就会放任自流,最终还是会惨遭自然无情的淘汰,只是这一次,全人类都会受波及。

危机意识可以说很强了。

可这个学说有个很大的问题,他判断一个人种优不优等,完全凭主观,和偏心自己种族来的。

犹太人和黑人,跟白人有什么本质区别?我还觉得黑人都是运动健将,犹太人个个都很聪明呢。当然这种看法也是以偏概全的。

 

人总是这样,该说是必然的天性吗?遇到痛苦,想要快点解除,遇到开心的事情,想要长长久久地维持这份开心,甚至要更开心一点儿才好。

这两者通常都难以实现,因此人总是无法满足,世间好大一口汤炉,众生在煎熬的沸水中翻滚。

释迦牟尼想破了这一层,因此他说,不要渴求痛苦结束,正如不要追求喜悦继续。这样才能不被痛苦困住,不让快乐变作新的忧愁。

怎么做到啊!!!

又是冥想,所以冥想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啊!!!查了下特别像气功、内力那一套啊!!!

想到假期要结束了,心里特别难受,其实今天明天,相当于是周末双休,放平常是很开心的,足足有两天呢!但过了这几天假期生活,只看到很快要结束了,记不起我在这段假期里做了些什么,收获了多少美好的记忆,胸腔里填充的只有惆怅和遗憾。

名为“欲望”的苦涩酒浆,我现在可能正深深浸泡在里面吧。


童童,今天写给你的是一封不太愉快的,沉滞的信。

如果让我对世界留下四个字,我会说:

“不 要 熬 夜”


22:25

晚安,童童。


评论
热度(5)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