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D:yanxinglinlin

读书笔记 |《圣诞忆旧集》杜鲁门·卡坡蒂

2018年3月2日

童童,元宵节快乐。

现在是19:41,我开始看《圣诞忆旧集》,作者是杜鲁门·卡坡蒂,他的小说《蒂凡尼的早餐》被改编成了电影,赫本主演的。

 

“我怀疑。任何东西都没有替代品。”

这句话真温柔。

只有无忧无虑的人,那种发自内心地相信“每个人都独一无二、不可缺少”的人,才有可能坦然说出口。

和我家猫花色一样的猫应该挺多的,但没有一只能直接拿来,像在文件夹里复制粘贴那样,替换掉我家的这只。无论长相多么相似,哪怕胖成球的样子像是同一家人喂出来的,那也不是我的猫。

活着的小动物好判断,冷冰冰的没有生命的东西该怎么说呢?两本一模一样的书,能有什么区别?

如果是在书店里,两本里随便拿起哪一本都可以,结账前随时替换成另外一本也可以。

等到决定了是哪一本,带回家,拆掉塑封,捧起它读,在一个清晨,或一个下午。

然后这本书在我心里就是独立出来的一本书了,和其他同批次印刷出来的书不一样。这是我读过的,是我买回来的,是我在社会承认私有财产的基础上拥有的一本书。如果我在书上写写画画了,这本书属于我的印象会更强烈一些。

猫在来到我家之前,如果忽然出了点意外,被换成了另一只猫,对我来说是没什么区别的。

因为它在那个时间段,只是“猫”这个泛泛的概念,不具体指某一个体,是“猫”就行。

直到我看到它,亲手摸到它暖呼呼的毛、凉凉的耳朵尖,揉到它的小肚子,听过它“呼噜呼噜”的声音……

“猫”从一整个物种的代称,变得很小,小到就是我面前的这一只。也很具体,具体到我把耳朵贴上它的毛皮,能听见它心跳的声音。

这么说的话,人判断一个事物能不能被取代,归根究底看的还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和我之间发生过什么”。

这是何等……彻头彻尾的自恋。

 

一个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感觉很糟糕,但更糟糕的是没法送给别人你希望她拥有的东西。

这句话也很温暖动人,不过容我降降温,摆脱一会儿这温情兮兮的腔调。似乎又是一句“付出型人格”才会说的话,会做出来的事情。

一块超超超级美味的蛋糕,你很想吃,事实上你从看到它的那一刻起,已经在用眼睛吃起来了。这时候你会觉得,是你自己吃了它高兴,还是送给同样对着这块蛋糕流口水的陌生人,看着她吃下去更高兴?

在大脑中占据0.5%的我想,只有自虐狂会选拱手送给别人吃。

哦,漏了一个可能性,圣母高唱玛利亚。

那么,假设这个人是你的妈妈呢?或者你爸爸也行,看你和谁关系好点儿。

35%的我想,这里可能99%的人还是会选择自己吃掉。理由现成的:从小到大爸妈看到点好吃的都会先让给我吃,那么再让一次也没什么了不起。就算我给他们了,他们也还是会给我。

最后一个支线问题,倘若这个人是你喜欢的人呢?或者用“爱”这个词也行,更郑重些,虽说稍嫌肉麻直白。

蛋糕只有一块,说不定一生里,你只会遇到这一块,只有这一次机会吃它。而且它的确非常好吃,吃完它的瞬间立刻看见天堂(或地狱)的大门也不可惜。

哈哈哈,其实这么问是没用的,就像那个经典的古老的连做梗都快没资格了的二选一,妈妈和女朋友掉水里了救谁?你说救谁都行,因为说的,想的,跟做的,从来都不是一回事。

你会怎么选择,只有当你真的做完了这个选择,才能得到答案。

 

“就我而言,我可以眼含着今天的情景离开世界。”

只有当下的时刻,是最好的时刻。

不是未来,不是我实现了什么什么目标,赚了多少钱,买了房子或者是漂亮裙子,不是实现了这些愿景的未来某一天的某一刻。

就现在,就是现在这个我,就是现在我立身之处,就是现在我转头能望见的防盗窗栏杆割裂的天空。

没错,别怀疑瞪得发酸的眼睛,你想要的早已经在了,就在你能感受到的每个呼吸之间,就是眼下这抹破破烂烂的现实。

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刻,从来没有那么吝啬,非要搞一个隆重的压轴仪式,拖着熠丽光辉的裙摆姗姗来迟,只能赶得上在你生命尽头,见你最后一面。它不是玩弄噱头和排场的专家,它从来不是。

恰恰相反,这光辉灿烈如朝阳横生的美好,像一抹悄没声儿的影子,存在感稀薄地窝在你身边,任凭你在它的陪伴下无知无觉地度过了这么久,看着你在痛苦里挣扎抱怨,哪怕是质疑它的存在,也无动于衷。并且毫无动摇,你不回头看它一眼,它还能继续这么灰扑扑地待下去,像不会叫的兔子。

当然你看了,它也不会跑,只是会变得没那么灰,身上开始亮起来。变得让你更容易能注意到,越来越容易注意到。

 

22:42

晚安,童童。

今天吃元宵了吗?什么馅儿的?

家里买了汤圆,不过我准备明天吃。明天的月亮也圆。 

《圣诞忆旧集》版权页←可以戳哦

评论
热度(4)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