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D:yanxinglinlin

读书笔记 |《怪谈》小泉八云 ②

2018年3月6日,21:21

童童,晚上好。

今天我看完了《怪谈》,有些故事没头没尾的,错别字很多,多到让我疑心这是盗版书。

 

每当看到“当地居民温和淳朴”这类形容,我就想笑。

真的有这回事吗?一个地方的人是什么秉性品格,能概括出来?

还是说,仅仅是每个人根据自己观察到的侧面,选择自己想要相信的事实,做出的臆测。

我们害怕不熟悉的事物,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提前打听清楚,那里风土人情是什么样,人们好不好相处。

问十个人,也许会得到十个不同的答案。

有的人适应良好,有的人不能接受那片土地上盛行的某个习惯。认可它的人鼓吹它,抵触它的人贬斥它。事物的全貌从来不在一个人的话语里。

想起个鸡汤故事说,无论到什么地方,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你对人微笑,遇到的人多半也会对你微笑。这是人的生理本能反应,要是走在路上,你对一个陌生人露出“见到你真高兴”的表情,眼神闪亮,笑容发自内心,对方一定(99%的情况下)都会对你露出笑容,莫名其妙咧开嘴角。

笑容的确可以传递,像病菌一样在人和人之间传染,但这代表不了什么,没有“当你微笑,世界就在你面前打开”这种听得人牙酸的真理。

对自己积极乐观地说一万遍加油,也不如闭嘴沉住气做该做的事情,哪怕看上去丧了点儿。

现实是靠看得见成果的行动推动的,不是靠脑内激情澎湃的想法,不是温暖如春风的笑容,也不是嘴炮。

 

奇怪的故事。

妻子临死前要求丈夫不得再娶,丈夫答应了,没过多久娶了新的妻子。死去的妻子化为怨灵,以可怖的手法杀死了丈夫的新妻子,偏偏没碰丈夫一根手指头。

类似的故事出现了好几次。连作者都在旁白里感叹说,要报仇那也得找丈夫才对,为难可怜的做不了自己主的女子是图什么呢?

如果只是故事也就算了,我可以心安理得说一句,过去的人真愚昧,或者,这故事编的太假,完全不合实际。

事实呢?直到今天,还在发生这样的事。“妻子和小三当街大打出手”,拿这句随口编出来的标题搜一搜,说不定能搜出真实发生过的新闻。

……我还真的搜出来了。

 

鲛人哭出来的血泪,变成了晶莹的红宝石。

我上一次看到的版本,是哭出来的眼泪,可以化为圆润的珍珠。

没差啦,珍珠也好,红宝石也好,都亮晶晶。

我有点好奇,这个传说的起源,最早来自哪里。

第一个想出这条奇幻设定的人,是头脑太浪漫,嫌现实太平缓,哪天酒喝多了看着海上升起的月亮随口嘟哝了一句,还是有幸真的亲眼看见了这一幕,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如实记录,并让这记录得以流传。

不管是哪种,都不坏。将想象那梦幻绮丽的光芒,照进现实,以奇妙的方式,逐渐演化成了现实的一部分。小说、电影、漫画里,看见鲛人的设定与其说新奇,不如说是熟悉。

这是我们共同的想象,“鲛人”没有物质实体,却有充足的精神载体。

想想看,它并不真的存在,也没人真的见过,我们却很了解它,就好像和它比邻而居,生活了千百年那样。

也许哪天我们真的发现了“鲛人”这个物种,也不会感到多么惊奇。只会像看到一个姗姗来迟的老朋友,微微抱怨一句,让我等了好久,必须请一支冰激凌。

 

《武士之妻》这个故事,我有点想记住它。

说从前有个武士,家境贫寒,妻子温柔贤淑,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武士每天回到家都有热饭吃。但武士想要富贵荣华,于是抛弃了妻子去了远方的城市,娶了贵族的女儿,过上了富裕的日子。贵族的女儿骄横跋扈,于是武士又开始怀念起妻子的好,并且坚信,妻子会一直对他不离不弃,在原来那个家里等他回来。

终于有一天,武士连夜赶回了过去的家。

不出武士所料,妻子正在残破不堪的家里等他,武士很感动,对妻子说再也不离开她,对妻子说再也不离开她,说他知道自己错了,说他有多么思念她,妻子平静地微笑着,侍奉武士像过去那样用饭,然后一起入睡。

第二天武士醒来,发现身边躺着一具白骨。家里到处都是蛛网,破败得不成样子,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武士向邻人打听,才知道妻子不听旁人的劝阻,一直在家里等他,贫病交加,早已去世了。

 

22:09

晚安,童童。

《怪谈》版权页←可以戳哦

评论
热度(3)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