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D:yanxinglinlin

读书笔记 |《演员自我修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③

2018年3月14日,21:03

晚上好,童童。

《演员自我修养》看完啦。

本来昨天就要看完的,加了会儿班,回到家没精神,给你的信将将写下两行字开头,一头扑倒在床,搂着猫睡。

没到五分钟猫就用力蹬开我的怀抱,跑了。

我继续睡,睡到今天来了。

今天紧接着又加了会儿班,刚到家,待会可能还是得熬夜,不然事情做不完。

 

我沉在水底,一条河,有源头。

背朝下,像助跑后撑杆跳高那样腾空而起,“噗”地从岸边落进来,溅起好大一丛水花。

刚掉进水里有点慌,乱扑腾几下的,沉到底反而安心了。

手和脚伸展开,像一张正在炉灶上摊匀的煎饼果子那样放松地躺着,视线直直地投向眼前这片混浊的水流。

水波荡漾,晃动出微微浮动的天空。

是个阴天吧,乌云密密麻麻,连成紧实的一大团,黑沉沉地压下来。

可能要下雨,这么想着,雨点就噼里啪啦地顺从我的心意,一个个跳将下来,打在青碧色的水面上。

雨点落不到我,于是动也不动,任水流裹挟住身体,在深深的水底无忧无虑地漂浮,不往任何方向。

珠玉迸溅的雨声,仿佛被水波滤过,将清脆的锐角抹平,传到耳边的是一腔春天独有的,淅淅沥沥的温柔。

闭上眼,睡场漫长的好觉。再睁开眼时,就能见到下一个春天了。

……这就是我刚编给自己的一个梦。

 

发挥想象,如果想写出一个鬼故事,我们不用去相信世界上有鬼,只要去想,如果面前出现了一个鬼,笔下的人物会是什么反应。

重点不是鬼,而是鬼和人物之间存在的关系。鬼对人是什么个想法,人对鬼又是什么个想法。故事从这里生发,真实从这个角落茂密地生长出来。

同样的,科幻小说也好,爱情故事也好,我们关心的不是科幻设定,不是虚构的爱情,而是其中对人所具备的可能性的洞察。

假设有一个科幻故事,里面的人类由于科技发达,能活到五百岁,当然我们没有人活到过五百岁,两百岁都没有(有的只是传说,比如彭祖),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我们很好奇,一个人活那么久,心理状态会是什么样。

没有完美答案,没有现实现身说法。小说家给出的答案未必是对的,可以五花八门,然后分别切中不同人群的需求。

相信人的寿命有限是件好事,活得长只会遭遇越来越多的痛苦不幸的人,认可的是一种故事。

相信人应当追求永生,活着才是唯一的拥有,这类人,认可的是另一种故事。

对于不同的人,正确答案自然就不同。

有太多事情没有唯一解,能给出一个合乎部分人群逻辑的解答就很足够。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零零的岛屿。

这是我见过的一句比喻,有点俗,因为说的人太多了,像一具失去新鲜感的干瘪尸体,表皮上沁出星星点点的油腻。

总有一阵阵的,时兴的热词,忽然间目之所及的范围内,所有人都在用它。

潮落时分,没人还会觉得它有趣,退潮后的沙滩上,一片丢弃的语句,东倒西歪戳在那里,比破损的贝壳更没有拾起来的心情。

就是这句话,现在正突然从我的脑子里浮起来,忍不住往外倒。

有时候,有些岛屿因为短暂的想法一致,短暂地聚集在一起,远远看上去像一块热闹的大陆地。

都说了两遍短暂,当然很快它们就会四散开来,混入其他零散的岛屿。

再也看不出,曾经那么亲密地挨在一起。

 

23:17

晚安,童童。

《演员自我修养》版权页←可以戳哦

评论(1)
热度(4)
  1. 老干部三岁雁行凛凛 转载了此文字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