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D:yanxinglinlin

读书笔记 |《刀锋》毛姆 ②

2018年3月21日,22:34

童童,晚上好。

今天继续看《刀锋》。

 

无忧无虑,一双天真的眼睛,含着一股子对什么都很坦然的神气。

一个孩子生下来就能露出这神气,不算罕见。

跌爬滚打用钻头打磨十余年,还能露出这神气,有点了不起。

更多的是这神气被打破的样子,瞧那一肚子高涨的热情急速冷却,没变成冰雕,人也僵硬得差不离。

说话打结,句子被频繁的“呃……嗯……”切成支离破碎的一段段,神情畏畏缩缩,仿佛一只蜷成一团的蚕,总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和人争执都没底气,别人漫不经心地随口一说,都能让他额头冷汗冒得细细密密,忙于辩解,忙于自我怀疑。

再严重一点,连自己的每一口呼吸,都似乎是在浪费空气。

 

“每个小世界是一个孤岛,中间隔着无法通航的海峡。”

这句话太眼熟了,我前几天还在写呢。没想到毛姆居然说过,就是不知道源头是毛姆,还是说,更早一些。

我说的源头,就是第一个说这句话的人,第一个产生这个想法的人。

可能找不到了,如果光产生想法,却没拿纸笔记下来给别人看到,也没编成歌谣一代代传唱下来。

你不说,不记录,不创造机会给别人看到,谁能知道你产生过的想法呢?

要大声地表达你自己才行。

愚蠢的念头也要说,念头这东西,你发现错了,随时可以改。但你不说,就永远意识不到狭隘,也发现不了错。

不过怎么说呢,童童,我有点害怕去跟别人说我的真实想法。

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而已,可要是提出来,被人给否了,还一点点指出来我的想法有多不成熟,考虑多偏狭……简直跟一群人围观着我赤身裸体被鞭子抽打一样。拼命用手捂,也只能捂住自己的脸。

羞耻心火辣辣地抽疼,拽得我头发都要烧起来了。

只是一个想法,却跟代表了我整个人似的,想法受到批评,就好像我整个人都不可取。

明明不是等同的关系,我的想法千千万,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无论是好还是不好,都不该拿来衡量我本身。

可能我的确在某件事情上的看法存在问题,但这不代表我这个人有问题。

可是,我总有种感觉,老有人用单一的问题,就把“我”给评价完了。

摸到一根头发丝儿,就把它当作我本体,比盲人摸象还敷衍呢。

 

“书籍都有镀金格子护着,并且加上锁……用现代摩洛哥皮面装订起来”,看着怪气派的,是不是?

教人想不到这是一些十八世纪的有插图的小黄书。

我很想真的捧在手里翻翻看,你觉得那会儿的纸张能留存到现在吗?

如果这些书有幸还在世,又会摆在哪儿的书架上呢?

 

距离,就像时间一样,会让人心里的感情变得迟钝。

仿佛遥远的海涛声,模糊地穿过玻璃窗,勉强来到耳边时,已经柔弱得几乎听不见那浩大的声势,“轰隆隆”拍打海岸的惊响。

原本能够刻在心上的低语,化作朦朦胧胧的杂音,海水中浮游的怪异苍白的脸,文字被水沫拍成零散的气泡,从口中急促地涌出,向海面上飘去,然而谁也没有翻译气泡的能力。

 

23:32

晚安,童童。

《刀锋》版权页←可以戳哦

 
 /  热度: 5
评论
热度(5)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