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敬隐渔”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是在第三百一十五天的《傅雷书信选》里。

据实来讲,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我对这个名字这么在意。这几天脑子里一直盘算着,抽个空,查阅些文献,为这位先生写点什么,或者单纯拼凑点什么也好。他是怎样的人,在世上留下了怎样的印记。时间线,脉络,不求多,只求一个大致的把握。权当自己查着玩,圆我半拉没甚诚意的念想。

也许是因为读完《傅雷书信选》后我很喜欢傅雷先生,而傅雷先生写给罗曼·罗兰先生的信又表明傅雷先生很敬仰罗曼·罗兰先生,然后罗曼·罗兰先生又对敬隐渔——一个我从前听都没听说过的名字——背后的那位年轻人十分挂念,回信时不忘提上一笔。

又或许,仅仅是因为这个名字——尽管繁复了点——还挺好听。

另:

查到一本传记:《敬隐渔传奇》(张英伦 著)。

###

参考文献[1]:






参考文献[2]:




参考文献[3]:



参考文献[4]:




参考文献[5]:




###

唔……忽然不想往下看了。就到这里罢。

:P

评论(2)
热度(1)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