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第三百二十二天:《大书特书》[美]乔·昆南 著(陈丹丹 译)

日期:2015年12月28日

来源:校图书馆。

简介:全书253页+,由正文+致谢组成。

评分:★★★

repo:

过去总是比现在更温馨,因为你不再记得当时的恐惧和不确定,那些令你的未来模糊的东西。

·

格雷厄姆·格林在《问题的核心》中写道:“我们的内心有个残忍的独裁者,准备盘算一千个陌生人的痛苦,如果这么做能确保我们所爱的人幸福。”奥斯卡·王尔德在《道连·格雷的画像》里写道:“那些已不再爱的人,他们的感情里,总有些可笑的东西。”简·斯迈利在《普通爱情》里写道:“我送给孩子两件最残忍的礼物,那就是,让他们感受到完美的家庭幸福,并确切地知道一切都会结束。”

·

一位朋友把一本改变了他或她一生的书放在你手上,而这本书又是你从十四岁起就没看上眼的,这个尴尬的瞬间实在令我担忧。总是盯着一本书不放的人没办法理解,〔……〕。

·

伟大的作家说的话太好了,以至于重复这些话也让生活更好。

·

一旦爱上其中的居民,城市也会变成宇宙,劳伦斯·德雷尔说。相信奇迹的人,在奇迹发生时不会惊讶,爱丽丝·门罗说。如果再次相遇,我们当然将微笑致意;否则,便是生离死别,莎士比亚说。

·

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只为了炫耀才读书。

·

亲眼看见甚至亲手摸到原稿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这样的东西我在大英图书馆和摩根博物馆不知道看见过多少,唯一给我留下印象的是巴尔扎克的,因为他的原稿可谓排字员的噩梦。

·

世界名著就好比外科主任的严重警告:读者们注意了;哪怕你很成功,很受人尊敬——甚至是居民的模范——你还是会死得很难看。

·

流动图书馆的书数目有限,所以你不会被各种可能性吓瘫。而公共图书馆里,成千上万本书安营扎寨,望都望不到头。意识到有这么多本书我根本没时间读,让我很受伤。我也为这些书的作者感到遗憾。

·

我害怕图书馆活动,因为它们是民俗学家、神怪作家和寓言家,历史重述者,甚至梦想家的逃难所,更别提这个星球最令人惧怕的生物——自费出书的诗人了。

·

作家谈论写作生涯的讲座总会招来业余的作家,他们以为成功的作家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们运气好,要不就是他们的老爸也是有名的作家。这第二点倒是不错。

·

这次,我们谈论的话题是找经纪人的重要性,我们的听众是一群有远大志向的作家。他们永远都不需要经纪人,因为他们的事业不会超越志向阶段。

·

让我特别讨厌读书会的原因是书后的“问题讨论”部分。

第50-54页。

·

烂书不是文笔稍逊的好书。烂书就是烂书。它们文笔烂、想法烂、人物烂,主题也烂。烂书的作者就没打算写一本好书。〔……〕喜欢烂书的人并不是烂人,就像有人喜欢吃糟糕的食物。他们只是喜欢烂书的单纯的人。看书识字的才能在他们身上恐怕是个浪费。

·

正如我的一位在沃纳图书馆工作的朋友所说:“图书馆不是生意。图书馆是奇迹。”

·

我们必须以事情发生时的样子来记忆过去,而不是改头换面之后的形象。

·

我觉得人生有目标还是很重要的,只要你明白,实现这些目标并不会获得幸福。

·

〔……〕读一流作家的烂书与平庸作家的好书还是有所区别的。这就好比看到威利·梅斯栽倒在大都会的中场,结束了他的运动生涯。虽然令人难过,但他还是威利·梅斯。

·

“她明白了一本书如何通向另一本书,无论转到哪里总有打开的门,要读完想读的书,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摘自《非普通读者》,艾伦·班尼特)

·

年轻的时候,你会觉得读完很多企鹅经典,你就什么都懂了。这不可能。你学会的东西大多都会忘掉,你也不会有空读很多你想读的书。〔……〕正如塞缪尔·约翰逊所说,不是所有的智慧都能在书本里找到。但能在书中学到的也不少。

·

读好书是不需要思考的,因为作者已经替你思考过了,而烂书强迫你训练头脑,因为你要花上不少时间想这个人接下来会说什么蠢话。

·

1982年春的某一天,我读到了一篇报道,说有个“鬼魂”自从1949年开始,每年都会参观爱伦·坡的坟墓,还总是留下三朵玫瑰、喝了半瓶的白兰地作为生日礼物。

·

补充文化就像补充维生素,强迫要比放任来得效果好。

·

〔……〕要是让他们发现他们的朋友觉得《指环王》或者《哈利·波特》是严肃文学的话,他们就没办法和其保持友好了。

·

“要是我告诉他们,我是怎么看待他们对书的品味的话,我早就一个朋友都不剩了,”一位退休语言教师说,“个个都走光了。”

·

“我不得不说,只要听到有女人极力称赞《魂断蓝桥》,我就能看见她的智商在我眼前跳水。”她回忆道。

·

“我要是瞎了,我就不想活了。”一个年轻的图书编辑如是说。

·

“阅读提醒我,作为人意味着什么。”一个物理学家朋友说。

·

“阅读意味着明天可能不会像今天这么惨。”我女儿说。

·

〔……〕运动员晚上回家累极了,最不愿做的事就是睡前看亨利·詹姆斯。而且,运动员也不需要逃到更精彩的世界;他们已经活得很精彩了。

·

第221页。

·

每次看到这本书,我的思绪就回到了那个地铁之夜,时光倒转,克莱夫和我又年轻了。那次地下冒险之后没几年,我就彻底戒酒了。我并不怀念每夜酩酊大醉的时光,但我对那个晚上幸福的醉意并不后悔。现在,我要是无意中看到百威罐头,不一定会想到克莱夫或者那个晚上,但是当我看到安东尼奥·葛兰西的《狱中书简》像悲哀的哨兵立在我的书架上,等待迟迟不来的攻城战时,我眼前就会浮现出那些红白蓝相间的罐头在六号线车厢里欢快滚动的情形,我们的笑声也能听得见。所以,我不会和这本书说再见,尽管我并不会去读。只要以后还有读安东尼奥·葛兰西的《狱中书简》的机会,克莱夫和我就会回来,回到莱辛顿大道慢车上。

·

人类利用阅读来拖延不可避免的东西。〔……〕只要还有这些史诗般的、无法完成的阅读计划在前头,我们就不能咽下最后一口气:叫死亡天使迟点儿来吧,我还没看完《维莱特》呢。

“你没办法用Kindle做同样的事情。”←类似的表达在书中出现了多次。

另:

一些外国作家的姓名翻译存在前后矛盾。全书错别字略多,计六处以上。

题外话(今天份的胡说八道):

我感觉自己像是一头榨干了燃油的老牦牛。

我现在饿得能吃下一头烤全牛。

啊呜。

鸡腿,鸡翅,鱼肚皮。羊排,猪排,炖牛肉。

一口。一口。又一口。

旁桌推推我手肘。问我为何光天化日之下把那口水哗哗流。直下银河挂九州。

附图:

①封面


②版权页


评论
热度(3)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