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第三百三十一天:《东京奇谭集》[日]村上春树 著(林少华 译)

日期:2016年1月6日

来源:校图书馆。

简介:全书148页+,由《奇谭和奇谭以外(译序)》/林少华+短篇小说5则组成。

评分:★★★★

repo:

想做一点反常的事情。

做一些,正常情况下的我,顶多在心里想想,却不会付诸实践的事情。

想以一种,不产生后续联系的方式,与他人产生某个瞬间的联系。沙漏中悠悠滑落一滴沙砾。投下一刻石子,荡开层层涟漪。然而石子已经沉下去了,未到来的与终将到来的涟漪,统统与它,了无干系。

以下为摘录:

“契机比什么都重要。那时我忽然这么想来着:偶然巧合这东西没准是十分常见的现象。就是说,那类事物在我们周围动不动就日常性地发生一次,可是大半都没引起我们注意,自生自灭了,就好像在大白天燃放的烟花,声音多少有,但抬头看天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如果我们有强烈求取的心情,它大概会作为一种信息在我们的视野中浮现出来。我们可以鲜明地读取其图形和含义,并且在目睹它的时候惊叹:哦,居然有这种事发生,不可思议啊!尽管实际上无所谓不可思议,但我们总有那样的感觉。怎么样,我的想法过于牵强附会吧?”

·

“和女孩顺利厮混的方法只有三个:一、默默听对方说话;二、夸奖她穿的衣服;三、尽量给她好东西吃。简单吧?这么做下来还是不行,那就死心塌地为好。”

·

“不大清楚那方面的差异。发呆——思考。我们日常性地思考东西。我们决不是为了思考而活着,却又似乎同样不是为活着而思考的。这么说好像和帕斯卡的学说相反,说不定我们有时倒是为了不让自己活着而思考的。发呆——未尝不可以说是下意识地驱使那种反作用。总之问题很难。”

·

淳平常常想起她那句话:一旦精神进入高度集中状态,那里便没有恐怖,只有我和风。淳平觉察到了自己开始对贵理惠怀有从不曾在其他女性身上感到的特殊感情。那是轮廓清晰、可摸可触、有纵深度的感情。他还不知道该怎样称呼这一感情,但至少不能以其他什么取而代之。纵然再也见不到贵理惠,这一情思也将永远留在他的心间或骨髓那样的地方,他将在身体某处不断感受着贵理惠不在所造成的怅惘。

临近年底的时候,淳平下了决心:把她作为第二个好了。贵理惠对于他乃是“真正有意义”的女性之一。第二个好球。往下只剩一个。但他心中已没有恐怖。重要的不是数字。倒计数毫无意义。重要的是完完全全容纳某一个人的心情,那总是最初,又总是、也必须是最后。

·

“〔……〕你自己也该隐约有所感觉,可是你有意不去感觉。你想回避这一事实,想把它塞进心底的小黑洞盖上盖子,尽量不去想难堪的事,不去看讨厌的事。在生活中把负面感情扼杀掉,这种防御性姿态成了你这个人的一部分。是这样的吧?但这使得你无法无条件地真诚地由衷爱一个人。”

〔……〕

瑞纪一言不发,蹲在地板上闭起眼睛。感觉上似乎身体整个散架了。皮肤也好内脏也好骨骼也好,所有部位都七零八落,惟独呼吸声传来耳畔。

附图:

①封面


②版权页(我读的版本是2012年1月第10次印刷)


评论
热度(1)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