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第三百三十二天:《无人生还》[英]阿加莎·克里斯蒂 著(祁阿红 译)

日期:2016年1月7日

来源:校图书馆。

简介:全书254页+,由出版说明/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作者的话+正文组成。

评分:★★★☆

repo:

《无人生还》是我第一次读到的阿婆的作品,没记错的话。发生在几年前。当时并没有读懂,并不真正明白好在哪里。今天忽然很想读。又刚巧在还书处的书架上碰到了。重读。

↑这是正常的、我预想中的发展。

↓这是第一遍写时,实际写成的玩意儿。

《无人生还》是我第一次读到的阿婆的作品,没记错的话。发生在几年前。高中毕业,刚上大学——一段游离不定的时期。作为我个人的回顾,大概属于将人生比作书,能删除尽量删除的几页。傻,不是那种单纯得可爱的傻(尽管的确存有类似的成分),而是更多的,什么也不明白,却对自己什么也不明白这一点毫无意识的傻。成天乐乐呵呵、无知无觉地犯蠢。没有及时抵达的羞耻感成倍累积,回馈给如今的我,再将记忆打捞而起,忍着屈辱、悔恨、悲哀的同理心,在大太阳底下摊开来剖析,刮掉烂肉,放出积存的脓水,一鼓作气,晒它个干干净净。

那段傻得令人伤心的日子里,我如饥似渴地拜读了大量垃圾。文雅点,劣书。庸人、庸人、庸人的作品。我本该早些意识到,人的寿命并不算长,排除一切导致生命意外中断的因素,统共几十年光景,有人长些,有人短些,总之都是要死,生下来没安装长命百岁的设定,没那么多精力更没那么多时间可供挥霍于劣质的作品。

读书,读最好的,读那些一百年前写下而今依然有人念念不忘的书,了解那些死了一百年尸骨都粉了仍旧有人掩卷怀念赞颂咒骂为之疯狂、比哪只肉体凡胎都更真切地活在这世上的人。我本来就是一介庸人了,还不拼命踮脚伸直了脖子窥看天才的星空,难道要一辈子死死生生连眼睛都出不得盆底的世界吗?甘心?甘屁心。

活得腌臜。死得闹心。蠢猪。废物。渣。懒蛆。

人生有几页背着以上字样就够了,不必再多了,再多……再多你就起不来了。这是生活,你懒了大半生,谁希得带你在最后关头玩绝地反击。废柴崛起?作为一根废柴,你也太老了,快腐没了,崛什么起,玩儿蛋去。

以上。我究竟是在理性客观地剖析自我呢,还是通过无休止地否定、贬低(过去的)我,从而获得某种类似于“新生”/“与过去彻底决裂”的错觉般的快感呢?我所期待的,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实际完成。不自觉地被这种虚幻的满足感所吸引?该停止了。

↑作为今天份的,练笔。敬告,这份练笔,照旧是完完全全的垃圾,仅对我个人有些微意义。如果不幸吞下,原样吐出来就好。

最后。

第二次看《无人生还》,事先知道凶手,并未减少过程中的乐趣。或许正是由于事先得知了凶手,这回才得以清晰地、不受干扰地观察每个人的动向。

不过。

(迄今我阅读过的)阿婆的作品里,还是最喜欢《长夜》了呢!

附图:

版权页

评论(1)
热度(1)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