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第三百五十三天:《黑暗中的绽放》[英]西蒙·范·布伊 著(李露 卫炜 译)

日期:2016年1月28日

来源:图书馆。

简介:全书182页+,由《短篇小说的物理——“短经典”总序》/王安忆+短篇小说18则组成。

评分:★★★☆

repo:

最近读书的速度降下来了。似乎不是错觉。这本书从昨天开始读,原本打算提前读完,结果拖到了今天,而且是晚上,才结束。读一会儿,停一下,读一会儿,停一下。读的过程也不够专注,还是出于别的原因,字句不能立刻进入脑子里去,非得重复地扫视过几遍才能录入,继而相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的印象。

第三百六十五天快些到来吧。好想早点开启新计划。或许实质还是阅读,阅读,阅读,但单凭一个“新”字就足够令人愉悦啦。除旧迎新。喜新厌旧。哎呀呀。并不都是好词儿啊。

又及,今天在下雨,午间中雨,慢慢到了晚上,已经变成大雨啦。下雨的声音真好听,清脆的扑簌声,一串串的。不过没法儿出门了,本来打算今天也要外出,哪怕逛逛公园都好,在家待着憋闷得慌。

家里又没猫。

回到正题。

书名是SOME BLOOM IN DARKNESS,美吧?翻译成中文咋这么怪啊。

书的话……还不错,不算最好,拿美人打比方,属于可称为漂亮,不可称为美的类型。讲的都是看上去很有道理很渊博实际很浅的东西,全都在别处见过。字句也没到优美得震慑人心的地步,又或者是翻译的锅,再或者是我看书的态度不够认真,评价起来颇为轻薄。

以下为摘录:

我想,美好生活的关键,应该就是像这样温柔地忽略那些事实的真相,然后我们就能始终怀有随时都能重生的希望吧。

·

我想米夏就是一个优秀的诗人。学校的老师告诉我说,诗歌总是来源于日常生活,它们是上帝赋予的恩赐。可能著名的诗人米夏将来就会葬在著名的拉雪兹神父公墓,一百年后,人们会成群结队地来参观他的墓园。在他的墓碑前他们也会留下自己写的诗,向他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因为他诗中的那些小鸟,在黑暗的时刻给他们带来了动听的歌声。

·

她出现的时刻,就像一束光线,透过屋顶上的裂缝照进阁楼,把飞舞的灰尘化为点点星光。那是他一直渴望记住的她的样子——从河对岸静静地、迷人而又懵懂地凝视着他的样子。

〔……〕

如果没有回忆,他想,人们就不会受到伤害。

·

“星星的光线要经过如此之长的距离才能抵达我们这里,所以有时候当我们看见一颗星星的时候,它已经消亡了。”印度人说。

“这么说有些星星已经死了?”

“没有什么东西会像我们以为的那样死去,埃德加。”印度人说,“也许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他们是如此的美丽,不管他们是醒着还是睡去了。”

·

村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我的人生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已经太老了,老得不会再觉得我的悲哀是与众不同的。

·

〔……〕我记得自己敬仰伏尔泰,他对上帝的信仰仅次于他对自己的怜悯。他说:“如果上帝不存在,发明他是有必要的。”

·

对有些人来说,生活就是不断破墙而出的过程,而对另外一些人,生活是在为自己建起一座座的围墙。

·

去想象我们会如何伤害最亲近的人这个想法是很诱人,因为它会提醒我们对他们的爱是有多么深。

·

如今我明白对于世界而言这是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我生活里的每个美妙的瞬间对于这世界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

注:第8页,第122页,第137页,第150页……翻译存误(不通)。

附图:

①封面


②版权页


评论(4)
热度(2)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