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第三百六十二天:《掏摸》[日]中村文则 著(李征 译)

日期:2016年2月6日

来源:图书馆。

简介:全书161页,由正文+参考文献组成。

评分:★★★☆

repo:

“古时候,在法国,那时奴隶制还没废除。有个贵族……”

〔……〕

“那个贵族所在的城市,来了个少年,十三岁,是被卖到这座城市做童仆的。少年长得很俊美。恰好赶上那贵族正对人生感到厌倦,想找点乐趣。他倾其钱财,把所有能弄到手的东西都弄到手了。每天怀里搂着各色女人,要权有权,要名有名,就像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

〔……〕

“贵族一边看着那少年一边想:我要给这小子制定一种人生。他的命运沉浮,他的欢喜忧愁,甚至他的生死,都由我来决定。就像亚伯拉罕、摩西总是处于耶和华管制之下一样。贵族花了一年光景,观察那少年的人格和能力,最后有了大致的设想:假如这么安排,那少年就会随着如此这般……贵族拿出一张纸,花了好几天时间,开始记下少年今后的人生。这是命运的笔记。这本笔记上的内容一旦写下来,就再也无法变更了。那少年将按上面书写的那样生活下去。”

〔……〕

“少年十五岁时,遇到一个心仪的少女。还没等这对少年男女两情相系,女孩就被发配到远方的领地。两个人像三流电影中常见的那样,挥泪告别。当初让少女接近少年的是那个贵族,这次让二人分手的自然也还是那个贵族。十八岁时,少年得到了一天假期,获准去探望身为农奴的父母。那天,一家人遭到山贼袭击。当然,这还是贵族一手策划的,早就在贵族那本笔记上预先写定了。少年目睹了双亲惨遭杀害的情景。据说这时贵族正坐在椅子上,心中忐忑不安。他并不是为自己策划的这桩恐怖事件感到自责,而是担心山贼错杀了少年……在失意和愤怒中,少年脸上再也看不到原来那种天真无邪的表情。贵族的私人卫队邀少年学剑法。那时奴隶虽然不能做骑士,但却可以上战场,还可以参与剿灭山贼。于是少年开始习剑。教他剑法的那个卫队长自然是奉了贵族之命行事。少年一边做童仆,一边练剑法。令他一辈子难以消泯的精神创伤与活着就是为了复仇的信念,就这样在他心头培植起来了。少年就像那个被耶和华玩弄股掌之上的约伯一样,从不向神追问为什么会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在贵族掌控之下。凡与少年相关的,事无巨细,贵族都预先记录下来。比如少年曾受同为家仆的女人诱惑与女人发生了肉体关系,险些遭管家处罚,最后经贵族恩赦才算获救。同时也因发生了这档子事,少年对贵族越发忠心耿耿。又比如,作为童仆,少年偶尔也会犯错,听到几句无足轻重的表扬也会眉飞色舞,等等。少年就这样每天过着平凡的生活,和笔记上记载的没什么出入。可到了二十三岁那年,少年迎来了人生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天。也就是笔记上说的最富于戏剧性的一幕。在剿灭山贼的战斗中,与杀害双亲的山贼狭路相逢。卫队长下令说,今天你可以手刃仇人,快意恩仇了,真为你高兴!少年流泪杀死了山贼。那以后,又过了三年,少年二十六岁,按贵族之意与一个女奴结了婚。可那女奴人格有严重缺陷,和这种人一道生活,让少年深感倦怠。经不住诱惑,与贵族情妇私通,二人开始频频幽会。当然,这也全是照笔记上所写的贵族指令去做的。没多久,贵族的情妇怀孕了,贵族虽心知肚明,可还是佯作不知地跟少年说,在众多的子嗣中,想让这个孩子继承家业。少年为此既苦恼又害怕。甚至还出现了这样一幕:在高朋满座的贵族聚餐会上,那情妇当着正忙前忙后端饭菜的少年,险些把心头的秘密说出来,幸好中途又打消了主意。贵族开心得很。直到少年满三十岁那年,贵族这才把少年叫到房间里……”

〔……〕

“……少年从贵族手里接过细绳扎起的纸捆,打开一看,上面记录着迄今为止自己全部人生历程。笔记早在十五年前就写下了。看到这个记录,少年必是十分震惊。最后,少年获罪,要当着贵族的面处死。罪名就是勾引情妇——这原本出于贵族的唆使。少年坐在地上,思前想后。想了好久,才算理清了自己迄今为止的人生轨迹。一时百感交集,不由得浑身颤抖。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少年抬头望着贵族。身后站立的卫兵当即照少年脊梁一刀刺了过去……直到断气为止,那段时间少年究竟在想些什么,没人知道。不过,据说那贵族快乐得浑身发抖。那种快乐在寻常的声色犬马中绝对品尝不到,简直无与伦比!贵族甚至忘了开怀大笑,只是一脸认真地享受着那份快乐。那副认真的表情,看上去就像给什么东西来了个一剑封喉!”

·

走进店门,把饭团装到一个小袋子里。别人的东西,在自己手里,总觉得很陌生,沉甸甸的。不过我从那种行为中,既感觉不到罪,也感觉不到恶。身体正处于拔高时节,需要更多的粮食滋养,需要把吃的东西拿来填饱食肚子。如果有人对这一点都心生抵触,反倒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别人的规则,不过是别人制定的玩法而已。

题外话:

今天我开车。

附图:

①封面


②版权页

③参考文献


评论
热度(1)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