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第三百六十五天:《蓝狗的眼睛》[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著(陶玉平 译)

日期:2016年2月9日

来源:图书馆。

简介:全书191页,由短篇小说14则组成。

评分:★★★☆

repo:

[目录]

《第三次忍受》一九四七年

《埃娃在猫身体里面》一九四七年

《突巴耳加音炼星记》一九四八年

《死神的另一根肋骨》一九四八年

《镜子的对话》一九四九年

不错,就这样枕在枕头上,把头埋进柔软的东西里,身体放平,所有的器官都歇息,这时候的生活有一种平躺着的滋味,一种更符合生命本身要义的惬意。他知道,只要轻轻闭上眼睛,那个正等着他的看不到尽头的累人的活儿,就会在简简单单的气氛中得到解决,而且不需要对时间和空间负任何责任:也不用担心在这期间组成他身体的那个合成物的奇迹会受到哪怕最轻微的伤害。相反,在这种情况下,闭上了眼睛,还可以最大程度地节约生命资源,绝不会损耗各个器官。而他的身体则浸没在梦的温柔乡里,还能够动弹,能够生存,并向着其他生存方式进化。在那里,为了满足他内心的本质需求,他的真实世界将会拥有同样浓烈的情感——甚至更浓烈——有了这样的情感,生存的需要将会被充分满足,而不损害他身体的完整。在那里,待人接物会变得更容易,而做法仍旧和真实世界里一样。必须要做的工作,像刮胡子、乘公交车、解决办公室里那些方程,在他的梦中会十分简单,一点儿也不复杂,而最后给他带来的内心满足感是一样的。

《三个梦游者的苦痛》一九四九年

《关于纳塔纳埃尔如何做客的故事》一九五〇年

《蓝狗的眼睛》一九五〇年

〔……〕然后她用手指夹住香烟,吸了一口,叫道:“这到底是不一样。我这会儿暖和起来了。”她说这话的口气淡淡的,而且躲躲闪闪,就好像这番话她不是真的用嘴说出来的,而是写在了一张纸上;再把纸凑近火苗,让我读着:“我这会儿,”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把纸片转来转去,让它一点点烧尽,而我勉勉强强能读完那些字,“暖和起来了。”而最后,那纸片完全烧尽,落在地上,皱皱的,小小的,变成轻飘飘的纸灰。〔……〕

《六点钟到达的女人》一九五〇年

《石鸻鸟之夜》一九五〇年

《有人弄乱了这些玫瑰》一九五〇年

《纳沃,让天使们等候的黑人》一九五一年

《有人从雨中来》一九五四年

《伊莎贝尔在马孔多观雨时的独白》一九五五年

附图:

①封面


②版权页


评论(3)
热度(7)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