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我的朋友》

谁都有那么几个且行且遗失的朋友。

在那之中,她是我最不想遗失的一个。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好,心里充满了找回她的冲动。

 

空气变得轻飘飘的。

盛满了泡沫,泡沫的弧面上闪耀着斑斓的彩虹色。

我的记忆不会磨损,也不会消褪。唯一的不足是,很难齐齐整整地将它们分门别类,安放在储藏柜里。有人称为宫殿,对我来说,那只是个灰扑扑的柜子而已。看上去很小,容量却很大。初时我还有耐心,一一整点,剪辑出类型相同的片段,放到书架上的一边。天长日久,这个和收拾房间性质几乎等同的游戏失去了本就不多的趣味,说不清是哪一天——其实我是说得清的——我不再整理它们了,团成个球,或随便什么形状,往柜子里一扔,完毕。

直到我遇见她,又失去她的音信之后。

我把那些和她相关的记忆——实在太容易挑出来了,颜色,光泽,温度……统统和没有她的截然不同——挑出来,单独划了个格子,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了一遍,按照喜爱程度又排列了一遍,然后把顺序也记忆住。

有时,一个悠闲的下午,外面下着雨,我会趴在床上,把它们按照她露出笑容次数的多少,再排列一遍。

或者,她偷偷看我的次数。

 

我是作为危险违禁品,公司偷偷研制生产的。想要探索人类的可能性。制造出我的人也不知道他们造出了什么。我的基因突破了原本的安全可控范围,发生了突变。我从外表看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攻击性也不强。他们在确切知道我的危险性之前,就被我蒙骗过关了。

在笼子里住了十年后我觉得无聊了,逃了出来,在厂区转悠。发现还有危险性很低,专门研制出来批发卖的,类似从前科技不发达时候的芭比娃娃的量产人系列,主打美貌。我觉得自己的脸挺好看的,于是混了进去,更改了工厂记录,该年生产的“水边的阿狄丽娜”系列多了一个,就是我。

我被送到了一座城市的商店中,摆在橱窗里。

在橱窗里展览的量产人默认只开启基本反应,不会说话,当有人看她时,会轻轻地转移视线,望着对方,露出程序设定好的微笑。

有一个女孩子,趴在橱窗上,呆呆地凝视着我。呼出的白气在玻璃上结成一团,没有挡住她望着我的眼睛,她太专注了,低下头准备离开时才发现。她的脸有一点红,当她发现我也一直在望着她之后。当然她走进店里咨询时被告知,那只是我的程序设置出的反应。

然而并不是。看着我的人有很多个,我只想看她。

她才十来岁吧。太小了,看衣着也不像家境多么富裕的样子。

她望着我的眼里,充满渴望。

她有些怯地走进店里,小小声地问:橱窗里那位美丽的小姐,价格是……

那声音真的太小了,店员没听清,带着公式化的笑容请她重复一遍。

她抿抿嘴唇,看了我一眼,提高了音量。

她说,“要多少钱,我才能带她回家。”

店员告诉了她。

她露出了有些意料之中的失落神色。

她走了,从那以后,几乎每天都来看我。那些年里,每天放学后,她绕两站路的距离,过来看我一眼,再回家。早晨她来过,发现商店还没有开门。偶尔下午放假,她就中午来。周末她和家人说去市图书馆自习,坐反方向的车看我一眼,再坐回去。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有人来买我。我对店员说,如果她来买我,那就卖给她。除了她以外的人,都不要卖。店员惊诧地看我:“你怎么会有这种程度的思考能力,一直以来还没有人给你开机啊。不对,你不能决定你被卖给谁……”店员在我的眼神里,神色逐渐迷茫起来。最后,店员面无表情地说,是的,我知道了。

我说,我打折。店员问我打几折。我说,打到她能买得起为止。店员的脸有点呆滞,在一边算了半天。

可惜她没问第二次,我的价格。

我在橱窗里待了第二个十年,她一直没来买我。也没问过第二次价格。有一天我无聊了,问店员卖不掉的量产人会去哪儿。店员说欢场。我说,欢场是什么地方。店员说,是带给人快乐的地方。我起了好奇心,让他把我送到欢场。

欢场的生活,依然无聊,不过能见到的人倒是多多了。我经常使用我的能力,也算得到了一些从前生活得不到的锻炼。

有一天,她居然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她一直在找我。她攒够钱了,却发现我不见了。查到我在这里后,她立刻赶来了。

正好我在欢场也待无聊了。就暗示管理员放了我。一般入了欢场的量产人,就不能离开,唯一的下场是失色后,清洁无污染地销毁。

这次她终于把我买回家了。

量产人的年龄可以设定,一般出厂设置为成熟期二十二至二十四岁。主人买回家后可以调整,继续生长或者逆生长都可以,不过逆生长比较疼,而且会损伤量产人的有效寿命。调整完毕后,量产人一生都将以该年龄段的面貌存在。

她买我来,为了放我走。给我安排好身份,给我从来没有过的自由。

 

我在她面前解开衣服。

她像是被我吓坏了,睁大眼睛,似乎想要转过脸,又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一个劲儿地望着我。

我踢开了缠在脚下的衬衫,然后,变小了。

变得跟她的手指差不多大,她走过来,把我从地上捧起来,惊叹地端详着我。

她不知道量产人还有这种功能。

啊,的确没有,我有。

这样她就可以带着我出门了。


评论
热度(6)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