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D:yanxinglinlin

致童童 | kindle来了!

2018/7/24

童童,kindle真的太棒了啊啊啊!我应该早点买的!

电纸书是什么神仙发明!

超级舒服,我打开包装还以为屏幕上面贴了一层有字的膜,但是到处都很光滑找不到膜的痕迹,后来发现屏幕开着的,这就是屏幕显示出的字。和打印上去的一样。

我当时非常费解为什么开着机就给我送来了,后来我折腾机子的时候发现:

kindle,关机?不存在的。

 

它哪怕亮着屏保也不耗电,页面像一页报纸,当然比报纸好读,真·报纸的字很小,而且用的纸质都蛮糟糕。

非常薄,屏幕挺大的,我很喜欢,虽然拿起来不是很方便,单手拿它我真的很担心它会掉下去,可能还要和它熟悉一下,然后才能无所谓地拿着它走来走去。

 

中午热饭时我带上了kindle,而不是手机。

我感到身体直挺挺地竖在微波炉前面,保持着滑稽的单手插兜,单手拿kindle的姿势。像鹅一样弯着脖子,可能还弯折着背脊,眼睛死死地盯着着屏幕上的字,半天也读不完一页。

本来我是双手捧着kindle的,就像捧着本书。但是自我感觉太怪了,而且kindle的设计就是单手拿的,我告诉自己,要是用两只手拿就辜负了这份设计。

每当有人走进厨房,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我也不敢抬头确认下他们是不是在看我。

老实说这太怪了,我希望自己能隐形掉,躲在谁也看不见的一个异空间里,安心地读我的书。

可恶!如果人人手里都拿着kindle在读就好了!

再一次认识到我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

 

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我这种感觉,就是当你身边没有人在看书,也几乎没有人用kindle的时候,别人都在玩手机,那你就是个异类了。

异类倒没啥,可怕的是她们会在背后窃窃私语,我好像能闻见她们脑袋里的想法,比如「装逼」呀,「肯定坚持不到一个月」呀。

她们要是真的对我这么说了,我就义正言辞地告诉她们:

「一个月?你们太看得起我了,我连一周都坚持不到哈哈哈!」

 

当然90%的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别人可能根本没看我,就算看到也早就见惯了,或者没啥恶意的想法。

没人会在意我干了啥,也只有我才会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分析个底掉,内心戏太多太足,我都习惯了。

自卑和自恋是对永不分家的好兄弟。

 

不对,我刚才忽然想到,如果拿着switch打游戏,我并不会这么惊慌。

说到底,是kindle天然地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好学氛围吧?

从小时候开始,认真学习就是一件很无聊的会被笑话的事情,可能不是认真学习,而是在某件事上表现得太过认真,就会被别人发现你很奇怪,格格不入。

基于这个理由,我不想被人知道我的认真。

这份认真是没有收获的「徒劳」,最好悄悄地不要让人知道,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开花凋落。

 

我试图命令自己,尽量把所有掏出手机来的场合都换成掏出kindle。

每次用手机看小说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头败犬,说到底网文还是小众啊,现充们从来不看YY小说。

虽然那些电视剧和综艺也都不咋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比网络小说天然高一等级,可以拿出来当谈资,这是为什么呢?

用手机我看不进去文学作品,网文又真的有几部还挺好吃,我现在还在追四本书的更新,其中一部《纣临》是《贩罪》的续篇,我觉得已经完全足够达到出书的水平了,证据就是我用手机电子书看几乎看不下去,目前养着就等它明年或者后年完结出书。还有三本每天更新两到三章,看完就没的看了,只能刷微博。

公众号文章其实最近也越来越觉得没得看,太多营销号了,这种东西没有真心的,全是虚假的文字,追捧热点的浮沫,精美图文排版出的垃圾,你说我们每天生产出成千上万字的垃圾,排泄到千家万户的手机里,最疯狂的就是还要用这些文章,创造出一篇篇10万+、100万+和1000万+。

然后再把这些文章捧上神堂,每家公司梦寐以求就是能有一个写出上述大热文章的写手,或编辑,随便了。

 

扯远了。我刚说到想把碎片时间都用上,像一个虔诚的电纸书信徒该做的那样,献祭给kindle。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我得克服我敏感、害羞、怂包的心理。

忽略别人1%可能有的奇异目光。

嗯。

不能做到也要做到。想想我为了买kindle少吃多少顿火锅,那本来可都是妥妥能长在我身上的肥肉!

不开玩笑,要想完成预算,你至少半年不能吃火锅,烧烤也不行,啃玉米吧你。

现在悲伤是不是变得真实了一点?

别让那些火锅的牺牲白白浪费,乌拉!

 

P.S.

今天这封信全篇都是我自我意识过剩的产物,希望看了不会让你不快。

其实我自己看得挺不快的,感官微妙,一边的确算是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一边我对真实的自己没啥好脸色,我讨厌这样卑小的我,我讨厌自己会有这些想法。

可我就是有,我没办法。

挖开心是一团缠绕扭曲的虫子,用我的语言洒上矫饰的酱料,希冀能让它变得好吃一些。

捏着鼻子端上餐桌,讪讪地打开餐盘,给你看。

这就是我的心了。

 

写真实的东西,哪怕我难堪得要命,也要写出来。

你看,连这句话都是我在自我开脱。想表现那个理性的高级的我,比纯粹本性的我更懂得羞耻,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问题是,我真的知道吗?

 

童童,晚安。


>首发公众号<

 
 /  热度: 5评论: 1
评论(1)
热度(5)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