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D:yanxinglinlin

读书笔记 |《美国众神》尼尔·盖曼

昨天不是周末吗?正赶上农历七夕。

我睡到半下午才起,肚子空空,睡眼朦胧地开电脑,打了几盘游戏。

在饿死的边缘疯狂试探,眼瞅着天都黑了,我才不甘不愿地换衣服下楼寻摸东西吃。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懒得很,也不想走远,但小区附近也真没什么吃的,我心想随便走走吧,遇到哪家能吃的就坐下开吃。

哪想到一走就莫名其妙走了好远,路上眼皮子半耷拉着打瞌睡,等我清醒点了一看,正好走到一家陌生的小饭馆门口。

透过门缝往里看,人气冷清,一排排的桌子规规整整地摆着,座位全是空的。

糟了,这家店的菜肯定超级难吃。

 

我对美食是有追求的,转身想走。

可是往左右两边看了看,一家店的影子都没看着,我也不清楚自己迷迷糊糊走了多远,腿软得随时能跪下,实在不想继续找。难吃就难吃吧,能吃就行了。

我就推了下这家店的门,走了进去。

门帘一拉开,一股白雾“簌簌”地涌上来,空气里混着奇怪的辣椒味,呛得我直咳嗽。

等我挥散了烟,往店里一看,我怀疑我瞎了,要么就是熬夜修仙把脑子熬坏了,里面分明是满满当当,几乎每一处都坐满了人。

 

进门左手边坐着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留着披肩碎发,额前绑着一条藏青色的抹额。

他身上有股冷冽的气质,惹眼得很。

脚边还趴着一条瘦长的黑狗,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皮毛油光水亮,让人手痒想摸上一摸。

我看他长得帅,狗也盘靓条顺,正想多看两眼,他好像察觉了,忽然转过头,眼刀子冷飕飕地朝我一瞥,吓得我眼神立刻无缝上移,假装欣赏天花板。

这天花板……咦,好像是真的好看,画满了壁画,衣袂飘飘的仙女,大肚子的如来,眉目细长的观音菩萨,头上顶着金窗帘的玉皇大帝,踏着筋斗云的孙悟空,三只眼遛着狗,手里还拿着三尖两刃刀的杨戬……

 

“劳驾,小姑娘,让一下哈。”

我今天精力是真的差,看个壁画不知不觉就入神了。直到身后有个呼哧带喘的声音响起来,我才从画里惊醒,侧过身。

原来是个大胖子,挺着他的大肚子,笑眯眯地拿块手绢不停地擦着脑门上的汗,我把他进门的路给挡住了。

侧过身他也没法挤进来,我脸有点红,看他在那小心翼翼地收腹往里走,不知道为啥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先往店里去了。

 

望了一圈,好不容易在满满当当的客人里找到个座位。

也不知道为啥,客人们都在仰头看我,怪吓人的。

我一边对这两边的客人说着“不好意思”,一边往里挤,终于坐下来喘口气,正要招手叫服务员过来点单,忽然发现我坐的位置……嗯,正好在一对小情侣中间。

他们俩,男的看上去就是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模样,皮肤黑黑的,一脸憨气,长相是那种标准的老实人。放电视里,肩上搭个汗巾就能下地种田。

女孩跟他格格不入,我猜是个白领,精心烫染的卷发,细细描画的眉毛,肤色白生生的,像一块冷玉。搭在桌上的两只手,十指纤纤,涂了鲜嫩的藕粉色。

 

现在,他们齐刷刷地侧过头,眼神很奇怪,就像是在真人版电影里看到了2D人物,本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在这儿的事物。

我茫然地望望他们,露出了一个……尴尬的微笑?

能别再盯着我看了吗大兄弟?

他们继续扫视了我一会儿,好像终于领会了我的暗示,挪开了视线,又互相对视了一眼,但是女孩很快就皱着眉把眼神移开了,就跟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那女孩慢条斯理地翻着菜单,但我觉得她压根儿没在看,等服务员来了,她把菜单一扔,说:“牛排两份,谢谢。”

服务员说话的语调跟假人一样:“不好意思,店里没有牛排。”

女孩翻了个白眼,语气很冲:“去年没有前年没有,今年还没有?那个灶老头和yi ya什么不会做?你诳谁呢?”

服务员停顿了一下,平铺直叙地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牛肉太贵了,买不起,店里只有假冒牛肉的鸡肉,您吃鸡排吗?”

 

女孩展示了一下白眼飞到天花板上是个什么操作,把菜单一拍,不说话了。

对面那个黑皮肤的青年微微露了个油滑的笑意,说来奇怪,他一笑,那种老实人的氛围就没了,露出一股子浓郁的猥琐气:“次次来要吃牛肉,下次我把老牛带来给你涮肉吃?”

“呵。”女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我觉得女孩分分钟要摔桌子走人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牢牢地坐在桌旁,就跟被按在桌边动不了一样。

 

我光顾着看他们俩,服务员被别桌客人叫走了,我还饿着肚子呢,急忙抬手,刚“哎”了一声,“啪”的轻响,也不知道是跳闸还是欠费,灯瞬间全灭了。

周围一片漆黑,我怕黑怕得要命,感觉只要一闭眼就有重重鬼影朝我涌过来,赶紧闭上眼默念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阿弥陀佛……反正能想起来的随便瞎念一通。

 

灯亮了,坐我斜对面那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戴着两个碧玉坠子,眉心一点红痣,偏偏不显得半点妖媚,而是端庄大气,秀美娴静。

不过她现在的行为可一点都不娴静,我一睁眼居然发现她在斜眼偷看我,对上我的视线,她才移开目光,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

 

 

/////戛然而止的分割线/////

 

 

2018/8/6 20:37-22:15

晚上好,童童。

7月25日看完了尼尔·盖曼的《美国众神》。

这本书里设定,西方(北欧、非洲、反正各地都有)那些神话传说里的神祗,因为失去了信仰,在人间行走,像个普通人那样生活着。

读书笔记一直搁那儿,没想好该和你说些什么,才能不剧透。

 

刚在洗澡,“哗啦啦”的水声里,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点子。就是这篇,你是不是早看出来了?

《美国众神》讲的几乎都是国外的神,如果换成中国的神明会怎样?

想象一下,一个普通人,误打误撞闯进了神明的聚集区,毫无自觉地和旧日的神祗拼桌吃了一顿饭,听了一脑子新鲜八卦,然后出门就忘得一干二净,还以为不过是遭遇了一堆爱说疯话的精神病患,或重度cosplay爱好者。

具体谁是谁看起来明显吗?我知道的神明不多,不过写得还挺高兴的,加入了一些个人的偏见。

有缘再续。



>>>首发公众号<<<

评论
热度(5)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