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D:yanxinglinlin

读书笔记 |《你今天真好看》莉兹·克里莫

晚上好,童童。

隔了好久没和你写信,已经八月下旬了呀,不知不觉间。离月底写绩效的日子不远,按月发作的头痛也不远。

这篇按理说,是给《你今天真好看》写的读书笔记,8月1日看完的绘本。

憋了二十天也没有太多额外的想法,姑且混在普通的书信里一起写给你吧。

 

每次剪完指甲,都会对自己的双手感到陌生。不自觉地频繁握成拳头,让光秃秃的指尖和手掌心触碰,钝钝地摩过皮肤,那种细微的刮擦感,令我联想到「新奇」二字。

 

这绘本太可爱,单纯,美好,阅读也轻快,有多轻?像从冬天忽然穿越到夏天,甩掉笨重的冬装,换上轻便的小裙子,在路上踢踢踏踏的脚步那么轻。

唯一的阅读难度,可能是kindle用排版人为添加的。

我在unlimited里看到,反正免费的借就借了。如果想买的话,不建议买kindle版,说不建议程度都太轻了,应该说——千·万·别·买!

这本书,要买就买纸质版。

在kindle里,整本书是横过来的,两张画挤在一张的尺寸上,我都怀疑kindle的版面是不是一平方厘米售价上万,外加不可再生资源,才要珍惜成这样。

台词小得像新鲜出生的蚂蚁,我得拿个放大镜才能勉强识别,放大画幅要等墨水刷新,而墨水刷新的速度又很慢,操作起来太麻烦,看着看着我就直接不放大,脸钻进kindle里面硬看了,所以还挺伤眼的。

看完有点惆怅,惆怅也分很多种,这里是说,当你穿着一双疯狂在泥水里踩来踩去的鞋,疯完了冷静下来,被爸妈揪着耳朵踏进陌生人家的门,看到干净得能照镜子的地板,有点不好意思,有点羡慕,还有点觉得自己家没有……那种酸溜溜的惆怅,学名叫「自惭形秽」。

像我这样,戾气这么重的人,写不来这样的故事。写出来也是「卖萌」,嗲着嗓子说话,扭捏作态。

 

天气还是那么热,没有台风就没有可观的雨水。

早晨搭顺风车,忘了刚上车时天色是什么样,开着开着,天空忽然往下泼哗啦啦的雨,雨刷兴奋地忙个不停,继续开下去,穿过某个瞬间,雨停了,太阳晴朗得像从没见过雨滴那样。

半睡半醒,眯着眼,好像是在现实里隔着车窗看到这一幕,又好像是做了一场不明意味的梦。

下次去逛街囤秋装吧。

说不定再下次猛然惊醒,就到了发年终奖的季节。在那之前,又是恼人的年终总结。

 

两个卖保险的人在聊天,一个说:

“做保险的,不好对熟人朋友开口,有意向的还好,没意向的开了口,以后就不好聊天了。”

另一个说:

“对对对。”

 

没有飘着消毒水味儿的医院,看着检查预约单上显示的23岁,忍不住想笑,心里哼着歌,《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忽略下个月就是24岁了,完整的。

 

路人阿婆要做手术,语气平缓地对另一个路人阿婆说:

“有什么好害怕的呢,人就是这样的,该怎么治就怎么治。”

 

老年女性举着臃肿的食指,皮肤是僵硬的灰白色,像刚涂抹过灰漆的水泥墙。

医生:“你这不行,光涂药已经不行了,每天都要来做喷雾……肉已经坏死了,怎么不早点来。”

年轻男性弯着腰,好声好气地商量:“不是有那种贴上就行的药吗……家离得远,过来不方便,没办法每天都过来。”

医生:“……那我给你开点药水,多涂几次。”

 

女孩儿脸孔稚气,腿修长、瘦削,一米六多的个头,坐在医生面前,中年阿姨站在医生旁边。

“下周四来手术。”

“孩子29号就开学了,学校要求住宿,能不能早点动手术呢?”

鼠标在桌面上移动,停顿,点开日程,停顿。

“没有时间做啊。”

女孩儿问:“做完手术要待多久?”

停顿,“第二天来(来做什么我忘了)……差不多一周拆线。”

中年阿姨殷切地说:“那可以安排在这两天吗?这样做完,一周正好。”

“先做下这三个检查吧。”

画面慢慢淡出,谈话声渐小。

 

 

晚安,童童。

我好困。

2018/8/20



>>>首发公众号<<<

评论
热度(1)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