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梦隙散记

拿一只碗,打开音乐播放器 ,将手机扬声器朝下放进碗里。 

享受立体环绕声。

简陋版。

·

是不是tag打得越多,逼格越低?

“被更多人看到的渴望 ”仿若剥皮去骨,展露无遗。

·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以“无边界的包容”自得。“全盘接受”是我的读书方式。除了极其荒谬的个例——即便连这样的个例,真要说为什么他会这样想,这样做,我也能揣测一二。

我什么观念都能接受,都乐意理解。好像那想法不是从别人脑中窥来的,是我自己原生的。

正因为如此,我压根儿没有自己的想法。

“接受”是偷懒的做法,看起来好像很高级,理解能力很强的样子,实际非常容易,服从就好了。不用去认真思考,不必去考虑与自己现有的知识体系真正融合的可能性,就像进了植物园,看到很多很多花和树和草,我当然能看,而且每个都看清楚了,但看完后只有拍的照片能证明我看过。

我不懂它是如何生长的。我自己也没法生长出来属于自己的那一株植物。

·

我现在开始慢慢学着自己思考了。我……我不确定。也许改成:“我想要自己思考,并正在尝试”更好。

我的读书笔记几乎全是摘抄,你注意到了吗?

我认为所有的话都在书里了,所以不想说我的话。

一半。另一半说:只是不想犯错误而已。毕竟我的思想单独写下来可能还算一个正常的句子,一旦和巨擘们的文字放在一处,出现在同一幅页面里——光想象那画面都教人脊背尴尬得发凉。

可我得写。

崇拜,敬仰,视如神祗,五体投地跪在他们的脚下……毫无用处。

既然我的最终目标是平视他们,以独立的人格和思想,坦然地望着他们的眼睛,并接住他们的回望。那我从现在就得站起来,指挥动僵硬的舌头,磕磕巴巴地试图表达清楚我幼稚到姥姥家的论点。

·

我在LOFTER关注的人里,有非常讨厌和菜头的人。

我的朋友,她也不喜欢和菜头。

事实就是,我身边,无论是网络上,还是现实里,没有认识的人喜欢和菜头。

一般到这个时候,我就不喜欢和菜头了。我喜欢我的朋友,我希望和我的朋友拥有同样的兴趣爱好。有一样的品味。看一样的电影。追一样的剧和动画。听一样的歌。或者至少是同一层次。

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是真的喜欢和菜头,也许幸好我的朋友比较包容。我还是喜欢着和菜头,买他的书和专栏,和我的朋友做朋友。

·

和菜头先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给予了我许多引领。

不清楚未来怎样,这一段路上,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师。

电影,书籍,烹饪,作家,绘画,戏剧,付费专栏,音乐,动画,生活用品……这是我一边想一边默写下的。

还有无法具象化的,想法。

今时今日许多文章带有软文的性质。含有作者并不发自内心赞同的虚假的成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和菜头先生的文章……他收钱都是硬着来的。

他的文章不是都好。我不是全都喜欢,也并非全部赞同。

他说过,他只是写得多,有好有坏,然后人们自然而然只记得他写得好的那些篇。

我常常从这句话里得到安慰。

·

我的工作是单休。前段时间读完的几本书,一直想着找一个时间,写一篇完整的读书笔记。

周日把累积一周的家务做做,多睡一会儿,看场电影,有病趁机去医院……啊,又度过了充实的一天。

结果是几个月一晃过去,预定要写的“完整”的读书笔记连影子都找不见。下一本要读的书也没翻几页。

杂事。小事。不必要的事。也许值得一做的事。发呆,休息,“今天想要九点睡觉 ”……轻而易举地分走了我的注意力。

现在能坐下来连续读一小时书,就很开心,并要大大夸赞一番我的自控力。

之后再发读书笔记,应该大部分是零零散散的碎片了。

一个预告。


夜安。

想听我说鬼故事吗?

评论(4)
热度(10)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