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冷言冷语是很容易的


最近老毛病发作,看了一本ABO小说。

Omega受君——毫不意外地——又美貌又强壮,打了抑制剂伪装Beta,享Omega之稀有和跟随“数量稀少”而来的必然属性:备受追捧,而无Omega之职业限制、这个限制、那个限制……任何妨碍Omega和攻君Alpha谈恋爱的限制。更兼得Beta的生活便利,日子过得美滋滋。

而且嘴上总是挂着:“Omega有什么好的,Beta才是最好的性别呢哼。”

……哦。那你咋不打一辈子的抑制剂呢。

反正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读者们读得也very高兴,每天眼巴巴排队期待着:“Omega受君啥时候掉马,让Alpha攻君知道他是珍贵的Omega啊?”

可以说是很贪心了。

·

我是很擅长贬弃自己的人格。然而这恰恰意味着我有多高看自己,以及多软弱不堪一击。

谦虚,在别人说我的任何缺点前,我先自己把自己狠狠地批判一通,批判得别人只想着找我的优点,惊讶地说:“哪有,你对自己要求太高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非常鸡贼的人设嘿。

软弱,一旦被别人先于我提出我的某一个缺陷,那就——完 蛋 了 。感觉真相被戳穿。

拼命鼓起胸膛,只是想欺骗别人把我当做我压根儿不是的那个样子——我想要的,但还不是的那个样子。

·

一个高傲的人格,被塞进了一个不配高傲的脑子。

以智识水平而言。很悲哀了。我要是一直就没意识到也还好,意识到了,看见了我有多可笑,却无力扭转,身处暂未扭转的尴尬时刻。就像在棺木中,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虫子钻进我的鼻子,我的眼睛,我有缝和没缝的皮肉。或手术打了全麻,光麻痹了我的身体,没麻痹我的知觉,痛感清清楚楚,舌头僵着,一句话也说不得,恐惧地望着医生手里的刀子钳子和剪子。喊不出来。无法求救。

评论(4)
热度(6)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