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从前没注意到这段

凯普莱特  朱丽叶的父亲

凯普莱特夫人  朱丽叶的母亲

(……)指此处省略了一段话。

媪(ǎo):年老的妇女。

————————————————

<代朱丽叶应允伯爵的求婚>

凯普莱特  帕里斯伯爵,我可以大胆替我的孩子做主,我想她一定会绝对服从我的意志;是的,我对于这一点可以断定。夫人,你在临睡以前先去看看她,把这位帕里斯伯爵向她求爱的意思告诉她知道;(……)


<通知朱丽叶嫁人>

凯普莱特夫人  (……)孩子,现在我要告诉你好消息。

朱丽叶  在这样不愉快的时候,好消息来得真是再适当没有了。请问母亲,是什么好消息呢?

凯普莱特夫人  哈哈,孩子,你有一个体贴你的好爸爸哩;他为了替你排解愁闷已经为你选定了一个大喜的日子,不但你想不到,就是我也没有想到。

朱丽叶  母亲,快告诉我,是什么日子?

凯普莱特夫人  哈哈,我的孩子,星期四的早晨,那位风流年少的贵人,帕里斯伯爵,就要在圣彼得教堂里娶你做他幸福的新娘了。

朱丽叶  凭着圣彼得教堂和圣彼得的名字起誓,我决不让他娶我做他幸福的新娘。世间哪有这样匆促的事情,人家还没有来向我求过婚,我倒先做了他的妻子了!母亲,请您对我的父亲说,我现在还不愿意出嫁;就是要出嫁,我可以发誓,我也宁愿嫁给我所痛恨的罗密欧,不愿嫁给帕里斯。真是些好消息!

凯普莱特夫人  你爸爸来啦;你自己对他说去,看他会不会听你的话。


<朱丽叶的父亲上场>

凯普莱特  (……)怎么,妻子!你没有把我们的主意告诉她吗?

凯普莱特夫人  我告诉她了;可是她说谢谢你,她不要嫁人。我希望这傻丫头还是死了干净!

凯普莱特  且慢!讲明白点儿,讲明白点儿,妻子。怎么!她不要嫁人吗?她不谢谢我们吗?她不称心吗?像她这样一个贱丫头,我们替她找到了这么一位高贵的绅士做她的新郎,她还不想想这是多大的福气吗?

朱丽叶  我没有喜欢,只有感激;你们不能勉强我喜欢一个我对她没有好感的人,可是我感激你们爱我的一片好心。

凯普莱特  怎么!怎么!胡说八道!这是什么话?什么“喜欢”“不喜欢”,“感激”“不感激”!好丫头,我也不要你感谢,我也不要你喜欢,只要你预备好星期四到圣彼得教堂里去跟帕里斯结婚;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把你装在木笼里拖了去。不要脸的死丫头,贱东西!

凯普莱特夫人  哎哟!哎哟!你疯了吗?

朱丽叶  好爸爸,我跪下来求求您,请您耐心听我说一句话。

凯普莱特  该死的小贱妇!不孝的畜生!我告诉你,星期四给我到教堂去,不然以后再也不要见我的面。不许说话,不要回答我;我的手指痒着呢。——夫人,我们常常怨叹自己福薄,只生下这一个孩子;可是我现在才知道就是这一个已经太多了,总是家门不幸,出了这一个冤孽!不要脸的贱货!

乳媪  上帝祝福她!老爷,您不该这样骂她。

凯普莱特  为什么不该?我的聪明的老太太?谁要你多嘴,我的好大娘?你去跟你那些婆婆妈妈们谈天去吧,去!

乳媪  我又没有说过一句冒犯您的话。

凯普莱特  啊,去你的吧。

乳媪  人家就不能开口吗?

凯普莱特  闭嘴,你这叽里咕噜的蠢婆娘!我们不要听你的教训!

凯普莱特夫人  你的脾气太躁了。

凯普莱特  哼!我气都气疯啦。每天每夜,时时刻刻,不论忙着空着,独自一个人或是跟别人在一起,我心里总是在盘算着怎样把她许配给一份好好的人家;现在好容易找到一位出身高贵的绅士,又有家私,又年轻,又受过高尚的教养,正是人家说的十二分的人才,好到没得说的了;偏偏这个不懂事的傻丫头,放着送上门来的好福气不要,说什么“我不要结婚”、“我不懂恋爱”、“我年纪太小”、“请你原谅我”;好,你要是不愿意嫁人,我可以放你自由,尽你的意思到什么地方去,我这屋子里可容不得你。你给我想想明白,我是一向说到哪里做到哪里的。星期四就在眼前;自己仔细考虑考虑。你倘然是我的女儿,就得听我的话嫁给我的朋友;你倘然不是我的女儿,那么你去上吊也好,做叫化子也好,挨饿也好,死在街道上也好,我都不管,因为凭着我的灵魂起誓,我是再也不会认你这个女儿的,你也别想我会分一点什么给你。我不会骗你,你想一想吧;我已经发过誓了,我一定要把它做到。(下。)

朱丽叶  天知道我心里多么难过,难道它竟会不给我一点慈悲吗?啊,我的亲爱的母亲!不要丢弃我!把这门亲事延期一个月或是一个星期也好;或者要是您不答应我,那么请您把我的新床安放在提伯尔特场面的幽暗的坟茔里吧!

凯普莱特夫人  不要对我讲话,我没有什么话好说的。随你的便吧,我是不管你啦。(下。)

评论
热度(5)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