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凛凛

六月
【你问我是不是儿童,我说似】

第三百一十六天:《大鱼》[美]丹尼尔·华莱士 著(宁蒙 译)

日期:2015年12月22日

来源:校图书馆。

简介:全书179页+,由正文+插图若干幅组成。

评分:★★★☆

repo:

整篇故事仿佛一幕熠熠生辉、洋溢着梦幻气息的童话。我的父亲跟我讲他的父亲当年给他讲过的那满满一箩筐都装不下的冷笑话。又像则寓言,隐藏在糖纸下的一对父子拉锯战式的最后对话。坦言或是告解。离别前眨眨眼。没一句掏心窝的正经话,却也并非字字都游移在插科打诨的边沿。端看你与否理解。

第30-34页,《驯服巨人》,并非杀戮。

第37页,水下的电影慢镜头,奇妙的鱼啊。

“记住别人的故事能让那个人不朽,你知道吗?”

·

“‘你有什么作为得以上天堂?’耶稣问他。

“那个人说:‘那个,其实真没什么。我只是一个穷木匠,平静地过了一生。我一生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儿子。’

“‘你的儿子?’耶稣好奇地问。

“‘是的,他是个了不起的儿子,’那人说,‘他的诞生非比寻常,又经历了巨大的变故。后来他扬名世界,直到今天还深受人们爱戴。’

“基督看着这个人,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说道:‘父亲,父亲!’

“那个老人也拥抱了他,然后说:‘匹诺曹?’”

·

他一辈子活得就像乌龟,带着一个感情背甲,防守严密,根本没法进入。我的希望是在这最后关头,他能对我展示他脆弱温柔的下腹,但是他没有,现在还没有,而我傻乎乎地以为他会的。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每次我们接近一些有意义的、严肃或微妙的话题,他就讲个笑话。

·

中央空调嗡嗡作响,把沉在底下的阴霾全都翻出来。光线流淌着穿过阴暗,尘埃飘游着。房间散发着淡淡的臭气,我想我已经习惯了,但是还是没有。

·

于是他睁开眼睛,用他那突然充满迫切之情、婴儿般苍白湛蓝的眼睛看着我说,他对我说,他对坐在床边等待他死去的儿子说:“匹诺曹?”

·

医生,医生!我只能活五十九秒了。坚持一下,我一分钟后就来。

·

但是这些笑话已经不那么逗了。我们只是等待末日的到来,我们说着老掉牙的冷笑话,消磨时间直到最后一刻的来临。他日渐疲惫,笑话讲到一半他会忘词,或者抖出一个错误的包袱,包袱很棒,但属于另一个笑话。

·

这让我想到一个笑话。我总是我不记得他的笑话,但除了这个,我一定要牢记。这是传家宝。我现在仍经常对自己说,一个人时出声地说,用他当时说的方式,我说,有这么个男人,他很穷但是他需要一套新西装,他买不起,他经过一家商店发现里面这件西装正在打折,价钱正合适,这是件漂亮的深蓝色带条纹的西装,于是他就买了下来。就这样,他买了下来并穿着它走出了商店,还配了一条很搭的领带以及所需的一切,但是可笑的是——我想我应该早点说出来——可笑的是西装不合身。这套西装根本不合身,它太大了,但这是他的西装,不是吗?这是他的西装。所以为了好看他必须把他的一个胳膊肘这样放在身体侧面,他的另一个胳膊得这样伸出来,而且走路的时候必须只动一条腿,这样两条裤缝才能对齐,这个小男人穿着套大西装——我说过,他穿着出来,穿着走在大街上。他这样想道:我有一套多么漂亮的西装啊!然后胳膊就那样——父亲会摆出同样的姿势——拖着一条腿走路,面带微笑像个白痴,因为他买得太划算了——一套西装!打折!——这时他在街上遇到两个老妇人,她们看着他走过,其中一个摇摇头对另一个说:“多可怜的男人呀!”而另一个妇人说:“是的,但是多漂亮的西装呀!”

笑话就这么讲完了。

附图:

①封面

②版权页


③插图

评论
热度(8)

© 雁行凛凛 / Powered by LOFTER